楚生开口和楼上的人沟通。
 
    这名玩家也惊呆了,没想到这人没冲上来,反倒和他说话。
 
    “能听到,怎么了?”这人也是小心谨慎,将身子缩回去,用视角卡着,生怕楚生趁着这个时候冲上来。
 
    “总有种不祥的预感,大舅哥肯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!”
 
    “从这大兄弟开口的时候,他已经进入大舅哥的圈套,是个死人了。”
 
    “心肠歹毒大舅哥,不过我喜欢。”
 
    楚生语重心长道:“你看这周围全是人,我身上只有一把十字弩和一把喷子,不行咱俩组队吧,或许还能打出去!”
 
    然而里面那人沉默了一阵,忽然道:“我听你的声音怎么那么像刚才飞机上骂女朋友的那个渣渣辉?”
 
 第43章:我们先稳住对面,然后……
 
    楚生顿时一滞,脸色发黑,这尼玛我的口音就这么明显么?
 
    直播间里的水友全都笑出了猪声。
 
    “让你套路小盆宇,这下被揭穿了吧哈哈哈!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脸色一黑,昏了过去,现在的小盆宇怎么这么难骗。”
 
    “看大舅哥这下怎么圆场,直接冲上去骑脸输出吧,告诉他老子就是那个骂女朋友的渣渣辉,是男人就叫兄弟来砍我!”
 
    楚生深呼一口气道:“我不是那个家伙啊,那人居然如此粗暴的对女朋友,要不是这个原因我也不会跳g港啊,我就是想找到他干死他丫的,整个就是个畜生么!”
 
    楚生的一顿吐槽顿时引得屋子里那人的共鸣。
 
    “谁说不是呢,要我有这么一个漂亮可人的女朋友,老子宁愿一天睡24个小时不起床,还有心情玩游戏,一定要把这家伙揪出来,让他知道我们单身狗的怒火!”
 
    楚生眼咕噜一转,稍微露出一点头盔道:“所以我说啊,我们在这里内斗做什么,这种仇者快亲者恨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少干,不如一起联合起来,想办法去找那个渣渣辉,给他点颜色瞧瞧!”
 
    这句话完全戳中了屋子里那家伙的心思,他现在手上只有一把乌兹,要是打起来指不定什么结果呢,结盟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。
 
    “哇,大舅哥这也太畜生了吧,为了诓骗萌新,居然连自己都骂。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狠起来,连自己都骂,我是服的。”
 
    “哇,为了获取对方的信任大舅哥也是忍辱负重啊,这要在战争年代,大舅哥就是暗藏敌方内部的卧底。”
 
    楚生几句话,稍微打消了对方的怀疑,楚生掐准时机忽然打了个喷嚏!
 
    “啊糗!”
 
    巨大的声音把屋子里的那个人也吓了一大跳,楚生忙道歉道:“不好意思啊,最近有点着凉了!”
 
    但就在楚生打喷嚏的同时,破片手榴弹的插削也被他拔掉,清脆的声音全部掩盖在喷嚏声中。
 
    心中默念五、四、三、二……
 
    还不等屋子里的家伙做出反应,楚生直接露头将手雷扔到了屋子门口,顿时破片手榴弹爆炸,那位想要组队的大兄弟整个人直接从二楼窗户炸飞出去,盒子留在了二楼房间里。
 
    直到死的时候这位大兄弟都是懵逼的,怎么聊着聊着一颗雷灌了进来!
 
    “卧槽说好结盟的啊,你这人怎么出尔反尔,畜生,不要脸!”
 
    楚生美滋滋地走上去舔了一波包,这人身上的烟雾弹、绷带和急救包倒是有不少,同时燃烧瓶和震爆弹也各捡了一个,足见也是一个拾荒型玩家。
 
    这种人通常都抱着一个心思:或许什么时候用上了呢?
 
    就连苏小沐也嫌弃的看着楚生,哇这人为了杀人真是一点底线都没有!
 
    “大舅哥太没有底线了,居然玩弄人家的感情。”
 
    “呵,原来这就是男人。”
 
    在附近房子里藏着的lyb顿时都看呆了,尸体直接从窗子炸飞出来,在空中还做出劈叉的动作,死状简直残忍至极!
 
    那人还在喋喋不休的骂个不停,声音中充满了委屈,楚生直接关掉了公共频道,顿时耳朵清净了许多。
 
    “换做我,肯定是狠不下心骂自己畜生的。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不愧是做大事的人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!”
 
    “或许这就是男人吧!”
 
    这时候楚生趴在屋子里,点开地图看了一眼圈,顿时整个脸都黑了。
 
   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是天谴圈体质,可是这尼玛天谴圈的也太过分了吧!完全可以称之为究极天谴圈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在g港这里,但是安全区中心在最右边的l港。
 
    如此一来有一半的安全区都在海面上,想要进圈除非到防空洞、电厂、l港这几个地方。
 
    当楚生看到这个圈的时候,已经生出了不少退意。
 
    这条路可不好走,楚生在二楼已经可以看到在远处集装箱门口的路上有一辆吉普车,围绕着吉普车的战斗也一直没有停下来过。
 
    “这圈我就先战略转移了,等到安全区建立了阵地再慢慢战。”楚生开口说完,原本想要黑一波楚生的水友全都不敢乱说了。
 
    战略转移这个词都用上了,再黑怕是要被列入下个月的枪毙名单。
 
    然而和楚生抱着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,既然前面的车没办法抢到手,那么就到g港的海滩上去找船呗!
 
    楚生躲在楼上,看着眼前有人开始从屋子里悄悄摸摸的探头出来,似乎在试探附近有没有人。
 
    楚生蹲在地上斜着脑袋,手中十字弩已经上弦。
 
    对方确认没人后,这才开始朝g港的沙滩方向开始转移。
 
    楚生没有第一时间射杀,而是想要引出更多的人。
 
  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黄雀看似是赢家,但是最后面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猎人。
 
    楚生没有发出声音一点点的挪动着脚步,来到了房间另一边的窗户口,看到这人跑到前面,背对着他。
 
    “大舅哥,快射他,从背后射他!”
 
    “后入式,来个后入式,让他爽一发!”